当前位置:吉福宝母婴服务有限公司奇闻“十全老人”乾隆的裕陵地宫中有哪些未解之谜?
“十全老人”乾隆的裕陵地宫中有哪些未解之谜?
2022-11-21

裕陵始建于乾隆八年,乾隆十七年告竣,耗银170多万两,在后来被盗掘中确实存在一些让人匪夷所思的谜团。

女尸之谜民国东陵盗案发生后,溥仪曾派载泽、耆龄等人进行善后规整。他们在清理裕陵地宫时,发现了一具完整的女尸。参与清理重殓的清室遗臣在东陵期间所写的日记中,都曾提到此事。据这些遗臣判断,此具女尸就是嘉庆皇帝的生母孝仪皇后,卒年49岁。

但蹊跷的是,裕陵地宫中的六位墓主人,有比她先死先入葬的,也有比她晚死晚入葬的;有比她年龄小的,也有比她年龄大的,同处一个地宫,为何唯独她的尸骨保持如此完好?

有人可能会说,是不是她的尸体进行了特殊的防腐处理?可如果她的尸体进行了防腐处理,那么乾隆和孝贤皇后的尸体更应该进行防腐处理,慧贤和哲敏两位皇贵妃的尸体也应该进行处理。

这么一对比,很显然,防腐处理的假设不成立。

再者说,清朝本就不刻意追求尸体的防腐,孝仪皇后死时还是一名皇贵妃,不可能受到独此一人的格外厚待。那问题来了,究竟为什么一百五六十年来唯独她的尸体不腐?

没有人能说得清楚。

乾隆棺椁漂起之谜裕陵地宫里每具棺椁的四角,各有一块重达数百斤的龙山石,将棺椁牢牢地固定在棺床上。龙山石下部伸出的四棱形榫,根部细,头部粗。榫插入石制棺床上的长方形眼中,向旁边相通的方眼一推,由于这个方眼口小下大,龙山石便牢牢地固定在棺床上。龙山石上面凿有纵向和横向的通槽。椁的竖向边棱被卡在龙山石的纵向槽内,椁底部伸出的横向边棱被龙山石横向的槽卡压,这样棺椁既不能升起,也不能前后左右移动。

1928年,孙殿英匪军在盗掘裕陵地宫时,曾顺利地打开了前三道石门。但第四道石门却无论如何也不能打开,用粗木头撞门也无济于事后,孙殿英便下令用炸药炸开了石门。

进去后,诡异的情景出现了。

裕陵内葬有乾隆和孝贤纯皇后、哲敏皇贵妃等六人,其他五个棺椁都在石床上,唯独乾隆的”走“了下来,将石门死死地顶住,以致盗掘的士兵无法打开。

溥仪派善后大臣重殓裕陵遗骸时,将乾隆帝的内棺重新摆放在了正面棺床的正中之位,并将一帝一后三妃的遗骨殓入棺内。

可是到了1975年,清东陵文物保管所开启地宫时,乾隆帝的内棺又”走“下来顶住了石门。

有人说是因为地宫里有积水,乾隆的内棺是漂过来的。

这种说法根本说不通,地宫内的积水主要是从地面的石缝中渗出。平缓上升的水面,不会产生波浪水流,更不会有冲击力量,所以地宫内积水不可能将乾隆的棺椁冲下棺床。

那它是怎么”走“下来的?

没人知道。

石柱之谜现在裕陵地宫的前三道石门,每道都用四根巨大的四棱形石柱支顶,共计有石柱十二根。大家伙一看便知,这些石柱并非原来就有的,而是后来增加的。

如果原来就有石柱,巨大的棺椁根本无法进入地宫。

为什么要支顶这些石柱,它们又是什么时候支顶的?

前三道石门的上门槛及以上的枋子,带门簪皆出现了程度不同的裂痕,其中第一道石门尤为严重。如果不采取必要措施,后果会不堪设想。这十二根柱子中,有八根是1989年由清东陵文物管理处古建筑队支顶的。

而第一道门外侧的两根石柱,支顶日期至今不明。

1928年孙殿英匪军盗陵时,显然是不会支顶石柱的。而溥仪派出的东陵善后大臣也没支,这是有据可查的,他们在东陵善后期间,每一位都做了详细的日记,就连一些琐碎小事都有记录,但对支顶石柱之事却只字不提。

值得注意的是,1975年开启裕陵地宫时,这两根石柱就已经存在,所以更不是清东陵文物保管所支顶的。

这样看来,这两根石柱只能是清朝的遗物,而且只能是在乾隆入葬地宫后,隧道填堵前那几天支顶的。

据记载,乾隆入葬前的嘉庆四年七月,在修筑裕陵地宫隧道内的斜坡地面时,曾计划筑打夯土,但负责工程的大臣绵课发现”头层石门之上横安石槛已见裂缝斜纹两道“。为了避免震动,遂请皇帝,将筑打夯土改为用砖铺砌,这就形成了我们今天看到的隧道砖铺地面。

可是在乾隆入葬后,诸负责大臣在向嘉庆奏报”敬修填砌裕陵元宫门隧道并成砌琉璃影壁等工“的奏折中,并未提及支顶石柱之事。

查无所载,这两根石柱到底是什么时候支顶的,于是也成了一个谜。

龙山石残破之谜龙山石是位于棺椁四角特制的固定棺椁石构件。皇家设龙山石的目的就是固定棺椁,不让移动。这说明皇家当时就想到了入葬多年后地宫有可能出现渗水,浸泡棺椁,所以设龙山石防止棺椁浮起。

但令人想不到的是,孝贤皇后棺椁东南角的龙山石竟然是残破的。这块龙山石上有一道斜着的裂缝,将龙山石裂为两块,诡异的是,裂为两块的龙山石却让三个铁锯子连在了一起。

帝陵难道能容忍如此明显的工程问题?

这是几个谜团中唯一可以找到答案的一个。原来,修陵工匠为了省事,出了这问题后,他们没有费力气换龙山石,而是先用铁锯子把石头连在一起,然后在裂缝和锯处抹上了石灰和石粉,蒙混过关了。

结果时间一长,积水一泡,抹饰的石灰和石粉便脱落了。

对至高无上的皇陵而言,这实在是一个讽刺。